真假老蜜蜡巅峰对决,李逵李鬼狭路相逢!

一日黑铁牛嚷着要去买蜜蜡,公明哥哥拗不过,只得一起去文玩市场,刚逛了没有多大一会儿,就看见一面玄色大旗,上面龙飞凤舞八个大字“水泊梁山铁牛蜜蜡”,当时,哥俩儿就笑了,这个新鲜,必须得去看看。

宋江和铁牛两人直奔“铁牛蜜蜡”而来,只见一个黑大汉,蓬乱着头发,正无聊地扇着蒲扇,看见两人过来,不禁眼睛一亮,“快来看,快来看,正宗的老蜜蜡,梁山李逵,正品保证。”

李逵眼一瞪,就要发作,宋江忙拦下,对着那个黑大汉说“你是梁山好汉李逵?”,大汉哈哈一笑,“如假包换”,宋江又问“你不在梁山,怎会来此卖蜜蜡?”,大汉凛然说道“奉公明哥哥之命,在此创办梁山第三产业。”李逵听了,实在忍不住了,“你这厮,放你娘的狗屁!”说着就要伸拳。

宋江哈哈一笑,“大黑,咱们先来看看这水泊梁山的蜜蜡如何?”,两人仔细一看,果不其然,这假冒的黑铁牛,蜜蜡也真不了,什么真真的老蜜蜡,分明就是烤色蜜蜡,两个人将这假蜜蜡拿在手中,问那黑大汉,“你这可是真真的老蜜蜡?”

精品烤色做旧老蜜蜡

黑大汉警惕地看着他们,“不买就算了,别捣乱啊,水泊梁山可不是吃素的,放下,赶紧走!”。

黑铁牛一个健步上前,揪住那大汉,“小子,晚啦,吃俺一拳!”,宋江喝住李逵,“大黑,且慢,咱要让他心服口服,要让老百姓知道他的真面目。”

这时,周围看热闹的人越围越多,宋江说道,“大黑,摘下你那串老蜜蜡来,咱就和他连人带货一起分辨分辨!”

真正的老蜜蜡

宋江拿起黑牛的老蜜蜡手串,向大家展示,“大家请看,这是真的老蜜蜡,宋太祖皇帝时候传下来的,几百年的天然岁月包浆,看这珠子有多么的油润光滑,色泽是多么的自然浓厚”。

宋江说着又拿起假的老蜜蜡,“大家请看,这串所谓的老蜜蜡,虽然颜色厚重,但是表面干涩,阳光下泛贼光,这是烤色的老蜜蜡。”

烤色老蜜蜡饼子

大汉一听怒目相对,“你这黒厮,敢情是搅场子来了,看打!”,话音未落,早被黑牛按在了摆放蜜蜡的桌子上,不想,脸一摩擦桌布,竟蹭出一块黑来。

宋江和李逵不禁都气乐了,“要不骂我们黑,原来不光蜜蜡化了妆,连脸也抹了黑炭,”众人见了一片哗然,大汉还要挣扎,被铁牛一拳打在肋间,哼哼着岔了气,说不出话来。

真老蜜蜡破损处清晰可见的厚重包浆

宋江又找了两个围观群众,上来分别摸真假老蜜蜡,问“有何区别?”两人皆指着真老蜜蜡说“这串特别温润、油滑,上手特别舒服,另一串摸起来感觉很别扭,说不出来,反正没有那么油润。”

这时,只见宋江又拿出一把强光手电来,对着真老蜜蜡透光向大家展示,“大家请看,这真老蜜蜡内部有密密的网状裂纹,这叫风化冰裂纹,表面是摸不到的,完全在内部。”

真老蜜蜡的透光冰裂纹

说着,又拿起烤色老蜜蜡,透光一看,“诸位再看这串,冰裂纹浮于表面,用手可以摸得出来,所以,不光干涩,还有点拉手哦,”大家皆笑,宋江正色道“这是做旧的骗人手法!”

宋江将珠子竖起来,透光让大家看珠子的孔道,“大家请看,这真老蜜蜡的孔道,除了玻璃光泽,也同样有冰裂,”又拿起做旧老蜜蜡“这串的孔道虽然也使用了做旧手法,勒出了钥匙孔和玻璃光泽,但是岁月的痕迹可就做不进去了,外面有冰裂,孔道没有冰裂。”

真老蜜蜡的孔道

宋江扭转头来,“你这冒充梁山好汉的假黑牛,你到是看看,你身后这位是谁?”李逵一把拎起来这抹了黑炭的大汉,“可认得你家黑旋风爷爷?”李逵又指着宋江,“你不是奉了我家公明哥哥之命吗?你可认得他?”

大汉一听,腿一软,跪倒在地,“好汉饶命,好汉饶命。”李逵喝道,“你这鸟人,报上名来,饶你不死!”大汉道,“小人李鬼,住在30里外的李家庄,因身量大,有人说长得像爷爷您,为了奉养老母,万不得已,爷爷饶命!”

宋江喝道,“打我水泊梁山之名,招摇撞骗,本不能饶你,念你老母在堂,毁了假蜜蜡,再不许行骗,否则定要你狗命,滚!”说着,和李逵动手用桌布兜了桌上的徦老蜜蜡,扔进旁边的炉火之中,化作熊熊之火。

大汉还想抢救,早被黑旋风一脚踹在屁股上,哭嚎着连滚带爬地跑了,众人一片欢呼,宋江和那黑旋风李逵扯碎了“铁牛蜜蜡”的大旗,回梁山去也。

......

鸿哥蜜蜡,为爱守护一生

- END -

鸿哥蜜蜡编辑整理,转载请注明:鸿哥蜜蜡

作者微信号:slh87210

®文玩汇™ | 版权所有 | 若非注明 | 均为原创™
㊣ 转载请附上文章链接并注明: 文玩汇 » 真假老蜜蜡巅峰对决,李逵李鬼狭路相逢!
㊣ 本文永久链接: http://wwhapp.com/z_j_l_m_l_d_f_d_j_l_k_l_g_x_l_x_f.html

抢沙发

昵称*

邮箱*

网址